「安慰劑」有效但小心流於假自信⋯心理學家揭頂尖人士都有這特徵

2022-08-12




自信不是拼命「正面思考」就能自動產生。英國績效心理學家查理.恩文(Charlie Unwin)專為皇室、特種部隊、奧運冠軍規劃心智訓練,他在《特種部隊專用的心智鍛鍊課》分享,頂尖人才如何培養真正的自信,並區分何為「假自信」,指出若是正面思考卻不能知行合一,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以下為原書摘文:


真實的自信,與假裝有自信
我熱衷於精神戰勝身體、精神戰勝物質和精神戰勝情況的力量,因為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每天都要接觸的。在通往高績效的道路上,你經常要遠離自己所熟悉的東西,因為完成高績效的過程中需要。因此,你必須真正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相信我們周圍的人。

作為我喜歡堅持的一般規則,我從來沒有要求別人練習我自己沒有練習過的技術。這樣我才能理解他們進展到什麼程度,因為我自己也曾經這樣做過。直到最近,我才充分認識到,如果對你所做的事情有信心,實際上可能會增強它的影響。 



安慰劑效應
在醫學上,安慰劑效應是指儘管使用了無效的治療方法——例如使用糖錠而不是有效藥物——但仍能觀察到症狀的改善。這種效應對於依賴藥物療效的傳統醫學和製藥公司來說是個糟糕的事實。因為藥物的積極效果可能是由服用者的信念而不是由藥物本身驅動——這樣的想法可能是非常有威脅性的。

雖然花了很長時間,但西方醫學現在已經開始認識到信念在傳統藥物治療的有效性方面所起的作用。對安慰劑效應的開創性研究,揭示信念是許多藥物產生效果的主要機制,特別是在治療憂鬱症、焦慮症和睡眠障礙等方面。另外,安慰劑藥丸的科學性是非常具體的。大藥丸比小藥丸效果更好,藍色藥丸對睡眠和焦慮的效果更好,而紅色藥丸對緩解疼痛的效果更好。

安慰劑效應似乎對疼痛、疲勞、焦慮和憂鬱等症狀有特別突出的作用。換句話說,我們管理思想的方式在調節大腦中的化學平衡方面起著重要作用;而且僅僅是期望某樣東西會起作用,就能釋放出影響真正變化的機制。令人驚訝的是,即使病患知道這只是一種安慰劑,但其效應依然存在——只要開藥的醫生相信它仍會對病患有幫助!

毫無疑問的, 安慰劑效應在高績效的世界裡存在巨大的影響,在把自己推到極限時,你會暴露弱點,並因此質疑你真正相信的東西。從正面看,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積極的期望在高績效環境中是如此重要,以及為什麼樂觀主義是有復原力的人的普遍特徵。

在許多方面,我們對安慰劑的力量的理解越來越深,這對我們來說不應該是一個驚喜。一直以來都有證據表明,我們有能力進入並掌握更直觀的疼痛控制、情緒調節和注意力的機制。事實上,很多人會在心目中的偉大教練或導師告訴他們「我相信你——現在相信你自己」時,在另一層次上,獲得能力提升或改善。

還有一些技術,如催眠術,它利用了暗示的力量,甚至也能控制我們對疼痛的感知。例如,人們在催眠狀態下接受外科手術,不使用醫療止痛劑,這種現象已經越趨普遍。

催眠分娩是這方面的一個很好的例子。除了控制疼痛之外,事實證明,在手術前接受催眠的病人會出現更少的併發症,而且恢復得更快。我曾與一些外科醫生交談過,他們以前非常贊同傳統的西方醫學模式,而現在他們對病人的這種做法更加包容;儘管如果他們已經習慣於給病人注射止痛藥,這肯定會讓他們有點傷腦筋。

研究生物復原力的科學家指出,這些替代性的精神狀態會引發我們細胞深處的分子變化。在相對較新的表觀遺傳學領域,這些同樣的狀態甚至會影響我們的DNA。

過去關於「自然或培養」的激烈爭論,現在似乎一面倒地傾向於後者,因為不斷有新的機制被發現,證明我們的思想和行為其實與細胞生物學相關。

延伸閱讀: 一到「關鍵時刻」就失常?心理學家教你「暫停練習」4步找回專注



光是「正面思考」沒有用
高績效者在思想、情感和行動上是一致的。我的意思是,他們有意識地表達的事物與他們潛意識裡相信的事物完全吻合。

我見過無數的運動員,他們說自己想贏得一枚金牌。但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們的眼神、肢體語言和語氣卻暗示著另一種情況。他們所說的可能與他們的真實感受不一致,因此他們的行為也不一致。
上一篇
{{prevArticle.title}}
下一篇
{{nextArticle.title}}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