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邦國際名表 09月號/2016 第85期(PAD版)

優惠活動

{{purchaseEbooks.contentName}}<看更多>

${{purchaseEbooks.salePrice}}

購買本書另包含

{{purchaseEbooks.contentDesc}}

內容介紹

我們常形容,問錶類的功能,尤其是自鳴或三問,像是機械錶中的天籟,因為它可以把時間用悅耳的聲音傳達出來,然而,音樂盒才是真正能夠演奏出音樂的設計。這個在三問之後出現的功能,會在19世紀變成一個獨立的播放裝置,其實是當時製錶師無心插柳的結果。最初為了讓懷錶能夠像人類唱出歌曲而設計的特殊概念,反倒讓音樂終於能夠記憶在機器裡,滿足了人們方便隨時隨地享受音樂的慾望,不再非要樂師人手親自彈奏。

本期的專題談的是音樂盒,對於一向著重在機械錶面向的專業鐘錶雜誌來說,算是個滿特別的題材,因為音樂盒並非主流的高級品,結構也極少出現在近代腕錶裡,尤其在石英革命後,最著名、也最早推出的莫過於2003年芝柏表(GIRARD-PERREGAUX)與獨立製錶師Christophe Claret合作的Opera 3,到2011年才有寶璣、接著2013年的雅典,不過三家製作了此領域的音樂腕錶。

為了此次企劃,本刊特別走訪了聖科瓦(Sainte-Croix)這個小鎮兩次,正因為聖科瓦是過去製造音樂盒的世界中心,除了實際進入現今唯一量產高級機械音樂盒REUGE的廠區才真正理解,人類在機械上實踐想像的無限潛能,一百多年前以純機械運作的音樂盒與活動人偶,即便是對此刻身處在現代科技世界的我們,形成的視覺和聽覺震撼,依舊如此強烈而感動。

而封面故事是沛納海的薄型進化論。厚實的錶殼結構向來是沛納海的招牌,不過自從廠方在2014、2015年陸續推出薄型化的P.4000與P.1000機芯之後,似乎已經可以嗅到一絲改變的意味。今年沛納海大動作發表了Luminor Due系列更引起了小沛迷們的高度關注,似乎也間接驗證了沛納海錶款薄型化的新趨勢。廠方延續「海洋」與「光線」的靈感,以海洋藍為主調推出多款新錶,面盤顏色和機芯都做了不同於以往的調整。
更多精彩內容本刊也在內文裡一一解析,喜愛沛納海的錶迷絕對不要錯過!

所有期數

更多

推薦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