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找到 2 筆資料。
  • 年記1966:交換日常

    年記1966:交換日常

    作者:嚴忠政

    0

    這一年,我們學習見面,練習摩擦。 或許火焰會在自己的舞蹈中死去, 但我們還是拿起火石, 敲出星星的燃點。 ─嚴忠政 █關於年記系列 由報時光與尖端出版聯合企畫, 每個年份

    優惠價:224 /  320

  • 時間畢竟

    時間畢竟

    作者:嚴忠政

    0

    「如果沒有人看見冰塊在杯子溶化,冰塊存在過嗎?」 或許,這就是「詩」,以及一切答案──在「存有」意義上的。 這些年我們改變了什麼,又有什麼沒有改變? 時間畢竟,時間,畢竟。 有時一生不夠,有時除了有意義的名字,其它都太長。 ■畢竟 郵差沒有等到自己的信 像他書寫的許多詩 大海寫過了,也就過了 他說,風有真相 一個酒杯要習慣各種水平 邊界有愛情非法入境 雲不能阻止另外一朵雲 人間住址就只是人間 畢竟。時間畢竟 畢竟結局不若以往 他看一個故事看到受傷 無可轉圜的 時間讓一個人孤單 於是喜歡死亡的最短暫 而其他,名字都太長 ■展現抽象和具象之間,重點不在抽象,也不在具象,是在「之間」。「之間」是一種美學樣態,它召喚意義,但秘而不宣。 ■後記 「書」是我愛人類的理由之一。我也等待,自己有這麼一本詩集──它介於抽象和具象之間,重點不在抽象,也不在具象,是在「之間」。 「之間」是一種美學樣態,它召喚意義,但秘而不宣。在那裡,在那個美學留白的轉折處,我們在胸肋建立了聖地──剛開始像神秘組織或畸胎動物,必須自己在黑夜裡尋找影子的燃點,但後來的我們,哭到變成一場嘉年華,高舉雪茄。 我理解,為什麼要等自己那麼多年,卻被自己一再推遲。 能寫下的,太多。但是要留下的,是否足夠校對我的意志?我喜歡看「出手不俗」的作品,而同我一樣講求精品化的讀者,應該也是這樣。至少,我預先設想了有這麼一群人(另一方面,也排除了其他)。 「我並沒有拔除聲帶,只是你不懂我的語言。」我是同「他」一樣的人。 「他」的語言是我長時間追尋的──在文字符號可表現為一種形式上的審美功能時,此文字系統裡的「語法」又非傳統的「文法」,而是一種「手勢」般的美學標記、句構、語氣腔調──它透過恰如其分的句型調度、可承受文字張力的「符號肌腱」(堅韌的結締組織)、語感語境,來營造一個美學階段的構句運動。透過文字的加力、音樂性的安排,一個華麗的轉身,語法結構上的破壞與重組,就連「斷裂」都必須是美好的姿態。只是這些文字經過長年累月的呼吸、行走,有些已經很自然的「被表現」爲詩性自足的狀態,一種沒有技巧的技巧。 而我呢?我更希望不同的主題關照、不同的語境,有不同的語言。只是「我」和「他」經常同處一室,彼此誤讀。有時坐在自己的書房,前一刻都是抵抗。但是當我敲下第一個名詞、撫摸了他的影子,暴動的血肉才被馴服,然後才看見一些微物。雖然後來又發現一些跡證──例如雨衣是唯一的人形,這世界像廢棄物,信箱也是拋棄物,被投入更大的信箱,比如傷口。 我喜歡在課堂上,給寫作課的學員一個命題。我問他們,「如果沒有人看見冰塊在杯子溶化,冰塊存在過嗎?」或許,這就是「詩」,以及一切答案──在「存有」意義上的。 這些年我們改變了什麼,又有什麼沒有改變?時間畢竟,時間,畢竟。有時一生不夠,有時除了有意義的名字,其它都太長。

    優惠價:196 /  280